您現在的位置是:政務新聞 > 部門動態

交通戰疫故事:退伍不褪色,抗疫當先鋒

發布日期:2020-03-07      作者:張水華    來源:區交通運輸局

  在黃州交通戰“疫”的大軍中,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年輕時在保家衛國的一線戰斗,退伍后依然堅守在疫情防控一線,用實際行動發出同一個聲音:若有戰,無召也回。

 

比結石還硬的抗疫老兵

  王志彬,2000年從河北省邯鄲市51409部隊退役,選擇了黃州區交通農村公路局擔任一名農村公路養護工。“當了13年坦克兵,吃了那么多苦,身體也不太好,找領導申請下,換個輕松的崗位啊!”家人都心痛他,可他卻說:都想挑輕松的崗位,那苦活累活不就沒人干了,當過兵就要有軍人的樣子。就這樣,在農村公路養護工作他一干就是20年。

  疫情防控以來,他積極發揚一不怕苦,二不怕累和敢打硬仗的軍人品質,主動申請參與京九黃州火車站值守任務,為出站旅客測溫登記,并細心提醒旅客做好個人防護,宣傳防疫知識。2月5日,園滿完成黃州火車站值守任務后,他又馬不停蹄投入到市區赤壁大道11號卡口值守。

  “你恐怕是腎結石的老毛病又犯了,疼這么狠,還是跟領導請個假!”“不行,大家都很辛苦,我能堅持,放心。”安慰完妻子后,53歲的他義無反顧的走出了家門。租住在江北造船廠職工宿舍的他,到值守點3公里多的路,每次都要提前一個小時出門,步行1萬多步。可這次,半個小時,他才走了1公里,擔心不能按時接班,無奈下他才撥通了同事的電話:“唐站長,我腎結石犯了,你能不能開車把我送到值守點,麻煩了。” 到了值守點,從中午11點半到下午5點,一站又是5個半小時,他絲毫沒有懈怠,沒漏一車一人。事后,局領導了解到他的特殊情況,安排別人頂班,讓他到醫院去檢查。他卻說:同事們都不容易,醫院也忙,我讓同事代購了些藥,等疫情結束再說吧。從老歷二十九值守到現在,無論刮風雨雪天氣,還是腎結石發作,他始終堅守在抗疫第一線,從沒叫過一聲苦,喊過一次累,還時常鼓勵同事。

  2月14日,一場急風驟雨突襲黃州,揪心去年底栽植的路樹被大風吹倒,凌晨3點,他毫無睡意,撥通領導電話,匯報天氣情況,主動申請巡查,第二天,他和5名養護工程人員出現在農村公路上,巡查、扶樹和培土。

  卸下戎裝志不改,抗擊疫病建新功。他用實際行動詮釋著“退伍不褪色,退役不褪志”的軍人品質,展現了新時代退役軍人的風采,交通人的擔當。

 

沖在一線,“泡”在社區的老兵

  吳文學,當兵12年,從總后勤部62154部隊退役后,2003年輾轉到黃州區交通農村公路局擔任養護工兼駕駛員、機械操作員。17年駕駛無事故,機械操作零失誤。疫情防控以來,最難熬的時間段值守,總有他的身影。黃州火車站值守,每次4點多鐘,他就要起床,值第一班崗。市區9號卡口,晚上10點到第二天凌晨2點,他守當天最后一班崗。“快20年的養護工作早出晚歸,習慣了。”不了解情況的同事笑他“運氣”不好,可不知道的是,這些都是他主動申請的。除了做好值守任務外,他還主動承擔接送值守人員任務,不管是凌晨,還是午夜,他準時準點,從未間斷。

  “您好,我住在潘家灣社區,是區交通農村公路局一名黨員,現來報道,申請領崗”。他是局第一個到社區報道履職的黨員,考慮到他承擔了區級防控值守任務,社區領導沒有安排固定崗位,只是讓他作為機動。也是從那一天開始,只要是值守調休,他就天天“泡”在社區,風雨無阻。社區有多少個巷道,安排幾個班值守,一班有幾個人,時間是多少;配送生活物資什么時間,大概幾點鐘送到,這些,他都記在心里。幾乎每天中午晚上,他都要提前1個小時吃飯,然后早早去巷道頂崗,讓值守的同志回家吃飯。

  “搬運物資,算我一個!”2月17日,晚上9點多鐘他接送完同事后,剛好在回家的路口看到配送物資的貨車,滿滿一車近300戶居民的生活物資,社區領導正愁找不到人搬運時,他顧不上休息,主動請戰,這一干又是1個小時,干完后,社區領導招呼他們到社區去喝口水,可他急匆匆的回了家。事后,社區領導才知道,他患二型糖尿病多年,當天晚上趕著頂班和接送同事,本打算回家再服藥,沒想到遇到配送物資。

  “我是一名退役軍人,也是一名黨員,值守是我的任務,守護家園是我的責任,兩個都重要。”妻子心疼他每天忙不停,而他總是這樣開導妻子,然后義無反顧的走出了家門。

 

妻在衛生一線,他在交通“疫”線

  “聽戰友說,黃州交通農村公路局連續7年獲得全市交通工作先進集體,從領導到職工,既實干又實在,選擇這個單位肯定錯不了。”帶著滿心期待,2016年底,陳亮從海軍92155部隊退役,選擇安置在區交通農村公路局。他的愛人在黃岡市中醫院從事醫保結算工作。當兵16年,多次受到嘉獎,優秀的履歷,局領導特別安排他在辦公室工作。為了能盡快適應工作,他像上了發條的鬧鐘,不知疲憊,每天上班早來半小時,下班晚走半小時,學習電腦、鉆研寫作、搞好服務。辦公室事務繁雜,他幾乎沒有請過一天假,甚至愛人生病住院,也是趁下班時間去照顧。

  一個在衛生一線,一個在交通部門,工作性質不同,但防疫使命相同。疫情防控以來,陳亮主動申請前勤,承擔黃州火車站值守、市區卡口值守任務,同時,后勤服務保障工作,他也責無旁貸。機關辦公場所消毒、值守排班、領發酒精、口罩,這些他都搶著干。大地社區值守,無論白天黑夜,接到任務他都只有一個字“好”,哪怕剛下火線又上戰場,值了城區又值社區。而黃莉雖說在醫保結算部門,但是非常時期,進院人員的體溫測量、口罩、84消毒液、酒精等防控物資的搬運、發放……只要能做的,她都會爭著干。他們值了白班、值夜班,這對夫妻幾乎見不上面,“家”變成了旅館。“好象又回到了他當兵的時候,每次回家,都只有我一個人。”雖然心酸,但他們夫妻沒有一句怨言,有的只是相互關心、相互鼓勵。

 

自制噴壺的社區“消毒哥”

  王進,武警廣東省總隊醫院當兵16年,與戰友陳亮同樣的想法,2018年1月退役選擇安置在區交通農村公路局工作。此時,正值多個交通重點項目建設啟動,于是抽調到區重點項目辦,承擔協調和辦公室后勤服務工作。

  疫情防控以來,他被安排在赤壁大道延伸段穩健醫療卡口值守。“卡口離我家不遠,就把我排到晚上或凌晨值班吧。他們住得遠的,也不用趕夜路了。”從此,他值守不是午夜,就是凌晨,寒冷冬夜,一站就是6個小時。殊不知,他的住處離值守處也要走2公里多的路。

  “我白天沒有值守任務,小區消毒就交給我吧!”他的家住在西湖社區天香樓小區,說是小區,其實就只有一幢樓。疫情發生后,天香樓小區業主主動擔當消毒任務,小區負責人自掏腰包,每天50元請人負責小區消毒。當得知此事后,王進主動提出承包小區和樓幢消毒志愿服務工作。當得知消毒工具是之前工人自帶的時候,他不愿給社區、小區添麻煩,而是自己動手,用家里的洗衣劑和飲料瓶制作噴嘴和噴壺,用于消毒。從此,每天上午8點,小區居民總能看到他消毒的身影,大家親切的稱他為“消毒哥”。他心里也總是覺得曖曖的。

  “張大媽,你這是頸椎壓迫神經,我在部隊干的就是衛生員,我來試試。”王進在武警廣東省總隊醫院擔任衛生員職務,負責按摩推拿。疫情以來,小區年老居民有個腰酸背痛難受的,都會想到來找他,而他都樂意接受。

  董偉,2004年從南京軍區73041部隊退役安置,現任局養護維修站副站長,工作勇挑重擔,甘于吃苦、甘于奉獻,曾獲黃州區最美交通人稱號;唐小軍,武警福建漳州支隊退役,在局駕駛員崗位工作,雖然是勞務派遣聘用人員,但工作上勤勤懇懇,任勞任怨,主人翁意識和集體榮譽感非常強烈;魯進,廣州軍區75706部隊退役后在局路政管理崗位工作……。他們是老兵,也是交通防疫前線的戰士。

  有一種情懷叫退伍不褪色,有一種前進叫逆向而行,有一種挺身叫退役軍人。在疫情防控時,是他們無畏前行,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展現了軍人的本色和擔當,詮釋了軍人的犧牲奉獻精神,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線為黨旗添彩,為交通增輝。

 

責編:張青

河南泳坛夺金最近500期